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玩赚乐 > 大兴庄镇 > 正文

刘长来诉大兴庄镇政府不履行土地确权法定职责案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8-01

  一审法院认可了被告对此处理决定性质的认定,即认为该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系镇政府对两家土地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这种观点的主要理由在于:(1)名称不影响性质的认定,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作出的起因是两家发生民事纠纷要求乡政府作出处理意见;(2)内容上,该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表明了确权机关对村民之间因宅基地使用权问题发生争议的明确意见,根据辖区文件规定以及该地区生活习惯,滴水应当在自己的宅基地内铺建,该处理决定是以确定滴水长宽尺寸的形式明确了双方的使用界线,解决的并非因滴水问题产生损害而引起的排除妨碍或赔偿损失问题;(3)形式上,该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系土地行政确权行为,不是民事调解或者其他性质,写明了当事人的诉权,加盖了公章,依法送达,并已履行。

  二审法院支持了原告的诉讼意见,倾向于认为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不是土地行政确权行为。这种观点主要理由在于:(1)解决的问题是能否修建滴水问题,并未对土地使用权争议进行处理,性质不同;(2)没有明确争议双方宅基地使用界线,现双方宅基地使用界线)该处理决定可以作为确权依据之一,但不能代替土地行政确权行为本身。

  对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的性质认定直接影响本案的判决结果。本案需要解决的是,该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是否是具体行政行为,如果是,应属于何种具体行政行为;被告认为的一事不再理是否成立。笔者以为:

  本案中,作出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的镇政府是行政主体,其依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具有对村民之间宅基地使用权争议作出处理决定的职权,土地权属管理历来是地方政府的一项行政职能,土地管理的内容除了日常的土地管理、保护行为之外,重要内容就是土地权属登记和土地权属确认,借以实现和完成实体法物权支配范围的认定。笔者认为,本案中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具有具体行政行为的基本特征,即行政性、特定性、单方性和法律效果性,应当认定为具体行政行为。

  行政裁决从狭义上理解,是指行政主体以公断人的身份裁决两造之间发生的民事纠纷的行政行为。土地权属行政裁决是一种典型的行政裁决行为。土地权属案件是典型的传统行政案件,是指当事人因土地所有权或者使用权归属申请地方政府调处,政府依照土地权属纠纷处理程序作出土地权属处理决定。行政裁决是由行政机关作出的,在裁决内容上,系对两造之间的民事纠纷作出裁决,具有准司法活动的特点,但不是民事仲裁或司法行为。

  根据行政裁决的概念内涵,本案中,乡政府作出的民事纠纷争议处理,(1)针对的是当事人之间的民事纠纷而不是行政争议。1989年原告翻建北正房时,原告与刘长金之父刘杰因原告能否在其北正房后铺建滴水问题发生争议属于民事纠纷。(2)行政主体依申请而非主动介入。发生民事纠纷后,原告申请原大兴庄乡人民政府就双方争议进行处理,乡政府由此介入两家民事纠纷中。(3)行政主体不是单纯地作出决定,而是要解决民事纠纷。乡政府作出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后,形成了三方法律关系,而非两方法律关系,即乡政府、民事纠纷的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4)行政裁决的非终局性。民事纠纷争议决定明确写明,双方如不服此决定可在30日内向法院起诉。原告收到该决定书后未上诉,并依此在其北正房后铺建了滴水。笔者以为,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应当是土地确权行政裁决行为。

  本案中,一审法院认为,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已经通过确定滴水的长宽尺寸的方式确定了两家的宅基地使用权。滴水在建筑学上主要是用来保护房屋,建滴水主要是便于雨水从自己房檐上流下来顺利排出,不至于淤积在房子墙根,导致房子墙体返潮或坍塌。平谷区规定新建、翻建房屋都应留足滴水,滴水应在自己的宅基地范围内。

  二审法院认为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解决的是原告与刘长金之父刘杰之间滴水铺建的长宽问题,并非解决现原告主张的其北边宅基地界线至刘长金宅基地南院墙之间的土地使用权争议,民事纠纷争议处理决定确认了原告对铺建滴水的地方具有使用权,并不排除该滴水北边界与刘长金的宅基地之间的土地使用权归属,该处的宅基地使用界线并不明确,因此二审作出了撤销的判决。

  笔者以为,原告与刘长金宅基地均系祖遗,且相邻关系未发生变化,民事纠纷处理决定已经明确了原告北边宅基地使用界线,镇政府作出该处理决定解决的就是原告能够铺建滴水或者可以铺建滴水的长宽尺寸,退一步,如果不允许铺建,可以认定原告北正房后没有宅基地使用面积,允许铺建滴水的面积,可以认定为原告可以使用的宅基地面积。但是囿于20世纪90年代行政执法还很不规范,该民事纠纷处理决定并没有关于该铺建滴水的边界即为原告与刘长金之间的宅基地使用界线之类的表述,所以,原告提出异议,二审法院认为界线不明确。

  理论上,本案最佳的处理方式是被告进行行政行为的追认。所谓行政行为的追认是行政机关对轻微瑕疵的行政行为经事后确认,使其成为合法有效的行政行为。行政行为的追认制度继承了罗马法中的无效民事行为确认或准可理论,是大陆法系国家行政法中一种独特的行政行为效力矫正制度。该制度是行政经济、效率、信赖保护等行政法原则在行政行为制度范畴的具体体现。在重新履行程序对处分内容完全不可能带来任何变更时,也就是说,程序的再履行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时,可以进行追认。我国传统行政法机制中对于瑕疵行政行为的处理方式主要是宣告无效或撤销。《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被告不得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具体行政行为基本相同的具体行政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以违反法定程序为由,判决撤销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不受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限制。”从这两个条文可以看出,行政机关作出违反法定程序的行政行为,可以在纠正程序瑕疵后,以同一事实和理由重新作出与原行为基本相同的行为。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制度与行政行为追认制度有相同的目标取向,即确保行政行为的合法有效。但是,二者的价值取向明显不同:追认制度的价值取向是实质合法性、经济与效率、信赖保护等,体现了行政法的务实精神;重新作出制度的价值取向是严格依法行政和程序独立价值,是机械法治主义在行政行为效力矫正制度领域的反映。应予重视的是,重新作出的程序较之追认程序更显烦琐、复杂和冗长。因而,在结果相同的情况下,重新作出制度不符合行政经济和效率原则,且忽视了信赖利益保护,而行政行为的追认制度则可以在保证遵循依法行政原则的同时克服这些缺点。但是,鉴于我国行政法学理论界对行政追认少有研究,目前行政程序立法对此也未给予足够重视,在现有法律体系下,二审法院的判决结果并无不妥。

  二审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2)二中行终字第844号判决书

本文链接:http://rvairspace.com/daxingzhuangzhen/36.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